黄鱼鱼故事黄鱼鱼故事  2022-11-21 09:35 黄鱼鱼故事大全网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文章导读: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精选6篇」由黄鱼鱼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喜欢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讲,希望本文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能帮到大家!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一篇:鬼影复仇

十年前,世界首富唐家惨遭灭门:唐先生在自家卧室被匕首惯穿心脏,唐夫人在自家地下室被凌迟,只剩下一具骨架和被割下的三千片人肉,唐家长子唐诚毅和二子唐诚皓在唐诚毅的卧室被上吊断气,唐家长姐唐欣瞳被匕首割断动脉,失血过多而死。唐家全家几乎惨遭灭门,唯独不见唐家最小的女儿,仅七岁的唐欣瑶。警方怀着侥幸的心理,调查唐家失踪的小女儿。可在警察夜以继日的调查下,十日后,唐欣瑶被发现——在一家离唐家别墅有四十里路的废弃大楼,被烈火焚烧,身体焦黑。死亡时间大约在五天前。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到底是谁这么残忍!!!每个警察心想。

而在一个阴暗的地方,却有一个妇人和一个男人在大笑,男人说:“唐家灭了,世界首富这是我们了!哈哈哈!”

十年后……

现世界首富钟家书房……

“大哥!你快去警方自首吧!十年前唐家灭门案是你和大嫂做的吧。难道权力和财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钟家先生的弟弟钟漠说。

“对!在我眼里权力和财富是最重要的!我不会去自首的!凭什么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可始终是个第二富,而唐雷那个老东西却不费吹灰之力成了世界首富!我不甘心!再说,钟漠,你有证据吗?”钟先生说。

“我……大哥,我劝你还是去自首吧!我先走了……”钟漠道。

夜……幽静……总是一个考验人心的时间……

“呜呜呜……”阵阵冷风吹过,好像一位妇人在诉苦……

“啊!老公……我……我好像听见莫子嫣在哭……她来找我们了……”孙宁抱着钟先生——钟田惶恐不安地说。

“胆小!这不过是风刮过的声音!”钟田冲着孙宁吼道。

钟田刚说完,他们的窗前就出现一个黑影,一头黑发重垂在脸上,裸露出来的皮肤凹凸不平,凸出来的地方还有一些血,好像曾经被一片一片割下来过……这身影…… 貌似是个妇女……她喃喃着:还我命来……我好痛啊……你们知道皮肉被割成三千片有多痛吗……你们知道失去亲人有多痛吗?放心……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呵呵呵……

“啊!!!老公是……是莫子嫣……她来找我们复仇了……”孙宁说。

“真的是莫子嫣!!!她不是死了吗?难道是鬼……”

钟氏夫妇紧紧相拥,喃喃自语着说:莫子嫣……十年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别来找我们了……

可一到白天,哪还有鬼的影子……晚上,莫子嫣的鬼影又出现在窗前,钟氏夫妇的惊恐声不断……

终于,三个月后……钟氏夫妇患上了失心疯……

钟漠也将十年前的唐家灭门案的真相告诉警方……钟家的财富全部充公……钟氏夫妇的儿女全在拘留所,他们将终生留在那里……至于钟氏夫妇……精神病院也许是他们的终生归宿……

在唐家别墅(自十年前的事后,唐家别墅已经无人进入)……一个暗藏的身影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勾唇一笑,低语着: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大姐,你们的仇,我帮你们报了!说完,转身离开了别墅,那身影……好像是十年前被烈火烧死的唐家小女儿——唐欣瑶……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二篇:乡村鬼事(一)

同村的一位关系隔得老远,但依辈分我得称呼舅舅的那人,一天莫名其妙疯了。(小故事哄女朋友100字)村上的人都一窝蜂跑去他家看热闹。而我父亲却是真心实意去关心慰问那位舅舅的。

当时我大约只有6、7岁,只记得是夏天,本来两家离得也不远,我也就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去凑热闹。到了那人家,见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院子里,抱着他的女儿秀丽浑身发抖,而平时那种乖张跋扈早已不复存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看起来就像傻子一样,多年以后我仍然记得看见的那一幕,他仿佛是在害怕什么,只是用手抱着女儿不准别人靠近,那种神情就像受了极大的打击和精神迫害一样。后来熟识的人想上前安慰他,结果他一把将女儿推开,飞快地冲进猪圈里躲着,村子的叔叔婶婶们都只有摇头叹息。

我见没有什么好玩的感觉无聊就跑回家去了。而父亲由于平时就和秀丽她爸交好,等到了晚上才回来。回来后就说秀丽爸情况不太好,估计熬不过今晚。

我听了也没有多余的感觉,当时那么小的年龄对于死亡没有具体的概念。第二天天未亮鞭炮声响起,似乎在向全村人宣布秀丽她爸的死亡。葬礼过后,爸就禁止我和妹妹去秀丽家屋后玩。我不以为意,但后来的确也很少去那儿玩,虽然不知道为何父亲那样告诫我,但是那儿本来就是一堆杂草和坟包也没有地方可以玩。

有一次,当时秀丽父亲已经去世很久了,我和邻居的小伙伴们玩捉迷藏。我发誓经过那件事后我再也不想玩捉迷藏了。

轮到我藏起来的时候我先选择了柴堆和灶底都被发现了,后来我从秀丽家背后跑过去的时候看见有一个方形的洞,石头砌成的洞口还布满了蜘蛛网。洞里很黑,即使是在白天也看不了几米远。我心想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藏身之所,看来他们找不到我啦。于是我一猫腰就躲了进去,进去后空间要宽的多,我怕伙伴们在洞口看见我,于是又往里面挪了几米。当时全身心都沉浸在喜悦中一点也没有发现周围的怪异。等了很久都没有人从外面经过,也没有人呼喊我的名字,慢慢地我就睡着了。似睡非睡之间,我感觉有东西从我身上爬过,我以为是在做梦,翻个身继续睡,结果就扑倒下去,没有预想的疼痛,我被扶了一把,当时就醒了,赶忙说谢谢。睁开眼发现身边还是一片漆黑,我才记起自己还在洞里,一下反应过来刚才是谁扶了我一把呢?眼睛慢慢适应黑暗,我看到在我睡觉的地方左边不远处靠着一个完整的骨架。一下子就把我吓哭了,当时不知道怎么办,越急哭的越卖力,又不敢像当初那样出去,怕那具骨架活过来抓住我。(讲给女朋友甜甜的睡前故事短篇)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停止哭声,果然听到是在叫我名字。(睡前故事兔子)我吓得都快晕过去了,这时才发现声音来自洞外,而且是父母平时对我的昵称,我就赶紧出声答应,过了一会儿我就被抱了出去。出去后就被父亲狠狠训了一顿,我就一直俯在父亲背上回了家。

后来过了两年父亲才对我说,当时秀丽她爸就是进了那个洞,出来后就疯了,只是一个劲地叫鬼。然后我爸还笑着说我命大,进去了出来都没事。

我生气地说,才不是呢,如果你身边就有一具死人骨架,你还在旁边睡了一觉,是人都要吓死了。父亲听了很惊讶,进去抱你的时候没有发现什么骨架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听了父亲的话我就像大热天喝了一瓶冷饮,身心都凉了一个透,那么当时那具骨架跑哪儿去了?谁在我快摔地上的时候扶了我一把?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三篇:有冢你来

和“它”约会

他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自己早已失去知觉的双腿:“快跑啊,怎么还不动弹!”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直到那个家伙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他眼前,他那两条僵硬如木棍似的短腿终于有了知觉。于是,冷清清的大街上出现一个疯跑的男子。

金鹤不顾一切冲进寝室,两腿一软瘫倒在门前。

见他如此狼狈,欢子第一个上前询问缘由:“出啥事了?”

“我他妈的见鬼了。”

金鹤直勾勾地盯着地面,好像那里有提示板一样。

三天前,他登陆了一个叫“搜P客”的交友网站,想给自己找个女朋友。眼看就要到情人节,他可不甘心一个人过。干挑万选找了几十页,终于被他翻到一个样貌好、条件佳的女生,巧的是,这女生还和他同校。他第一时间给女生发了邮件,很快得到了回复。素未谋面的两个人聊着聊着竟然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金鹤的再三要求下,那个自称“如花”的女生终于同意和他见面,地点就在学校后面的那片废墟。

眼看着约定时间已到,金鹤提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心在废墟旁等候着自己的梦中情人。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矮小的男生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天很黑,他只看到男生身后拖着一个黑袋子,袋子和地面的摩擦声在空旷的废墟中显得格外刺耳。他一摇一摆地向他走来,他知道他要干什么。

近了,更近了……

金鹤本能地后退,想要控制自己和男生间的距离。他曾听学校里的人说,这片废墟里住着一个可怕的怪人。

“你别害怕,我是搜P客网站客服。”

男生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传来,透过土层空气层传人到金鹤耳朵里时已变成了吓破他胆子的利器。网站客服会跑出来和他见面,这可能吗?

“这是要和你见面的如花小姐。”

男生从袋子里掏出一个14寸显示器大小的黑白照片,相片镶嵌在黑色的镜框里,俨然一副遗像。

“后来呢?”欢子意犹未尽地看着金鹤,就好像他正在讲一个好听的鬼故事。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就把照片接了过来,没想到,照片上的女人突然张开大嘴向我扑了过来,她的头发像触手一样裹在我身上,红褐色的舌头在我脖子上一圈圈缠着,眼看就要把我活活缠死。”

金鹤带着哭腔说道,“要不是我反应快,第一时间扔掉照片往回跑,说不定会被缠死。”

“你是不是还听见一个女人在后面喊,郎君,别跑呀。”正在洗脚的阿南半开玩笑道,“这是金鹤版‘画皮’。”

金鹤怔住了,他似乎真的听到一个女人的笑声,那笑声就来自阿南的洗脚盆,他忍不住瞄了一眼,那个女人的脸就浮在水面上,她细长的舌头就缠在阿南的脚踝上,舌尖像蛇尾一样抖动着。

“要熄灯了,都收拾收拾睡吧,别鬼扯了。”寝室长合上手中的书面无表情地看着金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欢子突然发出一声狼嚎般的怪叫,他指着金鹤的后背,急得上下直跳。金鹤下意识摸了摸后背,那副被他扔掉的遗像竟然鬼使神差地爬到他的背上紧贴着他,并且一路跟了回来。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四篇:梦境

天,下起了绵绵细雨,变得灰蒙蒙的。路灯下,一道人影被越拉越长……

没错,这正是我的身影。绵绵细雨,让我不得不加紧脚步,赶往前面的一个公交车亭避雨。

“今天这个鬼天气,下午都还没雨,现在就突然下起雨来了。”我骂骂咧咧的,心里很是不高兴,在办公室里还被上司数落。

我低着头,踢着一粒石子,看着自己拉长的身影,在这昏黄的灯光下,竟显得一丝朦胧。

而在这昏黄的灯光下,周围这一切,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竟是显得格外宁静,可是没有祥和的安宁,一丝不安此刻窜上心头。(哄女友睡觉用的甜甜的小故事

“怎么……怎么没有车辆来往?”我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还有雨滴的飘洒“或许是天气的原因吧。”

候车亭下,我看着路道上空空荡荡,既没有车,也没有一个行人。

阵阵疲惫感传入我的脑神经,眼皮使劲的睁开,可是又一阵疲惫涌入我的心神……

突然,刺目的光芒涌入我的眼帘,我一下子站起身子。

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雨刷不停的刷着车窗。车内的司机慢慢的转过头颅“你走哪里?”

我边打开后座车门,一边说道:“师傅,我走龙岗区的李家井。”

“终于坐到车了,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车辆这么少。”我心里暗暗埋怨着这鬼天气。

手中的纸巾擦拭着头上的雨珠,纸巾正准备擦擦鞋子,可是,脚底竟然踩着一只正在挣扎的蚯蚓。

“这车上怎么会有蚯蚓?而且司机也不说话,也似乎没有动一下脑袋!”我心里感觉这一切显得十分怪异。

“也许只是这司机不爱说话而已,蚯蚓也是被不小心带上来的而已。”我心中这样想着。(动物超甜长篇故事

我的目光一角从车内反光镜中扫过,可是,条件反射般的再次向着反光镜看去,我暗暗心惊“难道真的撞鬼了!?”

我撑死身子,再次望向反光镜,可是,在司机的那个座位,在镜中,只有正在转动的方向盘!

“怎么回事!?”我望向司机,可是司机还是在座位,再次看向反光镜,司机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司机似乎有所察觉,缓缓转过头颅,一双睁得如同一个鸡蛋般的眼睛盯着我。“怎么了小伙子?”司机的嘴唇轻轻的动了几下。(睡前故事讲给女朋友的

“没,没什么。”我急忙的探出双手,狠狠的摆动。

“哦,没事就好。”司机说完,还对着我诡异一笑。

窗外的场景被甩在车后,我眼睛怔怔的望着镜中的自己,车内,除了自己,空无一人,我狠狠的喘着气,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一般。

此刻,我想大叫,可是却忘记了怎么张口,恐惧弥漫了我的心神。

车内,变得无比破败不堪,老旧,昏暗。

一股恶心的臭味在车内弥漫。“停车,快停车!”我惊恐的大叫,可是司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我一把抓住司机的肩膀,“停车!”我不想再在这车上多呆一分钟。

司机缓缓转过头颅,嘴里发出异样的怪笑声。

当我看见司机面目的那一刹那,我瞬间变得呆滞。

一张满目苍夷的面孔,嘴里流着已经发黑的鲜血,一脸乳白色的蛆虫正在脸上蠕动,眼眶里,腐烂的双眼,竟是蛆虫的巢穴!

我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弥布我的身体,我拼命的去拉车门的把手,可是颤抖的双手,却怎么也拉不开这扇车门。

而这时,前面探出一双腐烂的手,张牙舞爪的向我抓来。

“啊!”我一声大叫,睁开眼睛的我,竟然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公交车亭。

天,已经亮了,雨也停了。公交车亭下的一个老太太怪异的看着我,然后急忙赶紧走了开。

“难道只是一个梦?”我拍着自己的头,“居然在公交车亭睡了一晚。”

可是心里忐忑,心有余悸。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五篇:蚁身人面像

白蚁

夜色还未褪去,叶菡站在窗口凝视着花坛里影影绰绰的花草,顺手按下了电脑的启动键。她有一个习惯,总是在凌晨时从梦中醒过来,然后打开电脑,浏览一下资讯。

电脑刚启动,对面床的刘小美就“啪”地一声从床上掉了下来,吓了叶菡一跳。

可奇怪的是刘小美只是慵懒地翻了个身,继续睡在地板上。叶菡的心紧了一下,刘小美睡的真有那么沉吗?

借着电脑屏幕的浮光,叶菡看到刘小美的后脑勺流出一些暗红色的液体。是血!叶菡赶紧下床摇晃着刘小美。

“小美,你快醒醒,你脑袋流血了,我们得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

刘小美眯缝着眼睛笑笑说:“没事,你忙你的吧,我到洗手间处理一下。”

说着刘小美爬起来,一摇一晃地走出了寝室门。(女朋友睡前故事超甜的长篇)这时,叶菡注意到一个细节:刘小美的右脚僵硬地迈出去一步后,她的左脚才迟疑地跟了上去。所以她的整个背影都是一种一瘸一拐的样子。

叶菡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叶菡悄悄地躲在洗手间门外,偷眼溜过去,顿时吃了一惊:刘小美正在慢条斯理地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撒一些白蚁,这些白蚁闻到了血腥昧就贪婪地钻进了她干结在一块的头发,转眼便布满了她的整个脑袋,如同头皮屑一样细碎而密集。刘小美的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声舒适的呻吟。

叶菡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场景,白蚁顺着刘小美脑袋上的伤口钻进了头颅,然后就对着一脑子的血管大快朵颐了起来。

刘小美回过头来,站在弯腰呕吐的叶菡身边。叶菡感觉到刘小美的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这些白蚁是益虫,它们能有效地缝合伤口。它们的名字叫割叶蚁,原产于亚热带的原始森林。因为我从小体质瘦弱,磕碰一下就血流不止,所以我的父亲就通过一个医学专家引进了这样一种蚁类。一旦我发生了什么不测,不用去找医生,这些白蚁就可以帮我止血。(哄女孩子睡觉甜甜的故事)”

然后刘小美就侧了下脑袋,果然,她后脑勺上的斑斑血迹不见了,伤口也奇迹般地愈合了。

叶菡惊叹了一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世上还有如此神奇的蚁类。叶菡按捺不住好奇,兴奋地问道:“能让我看看这些白蚁吗?我想它们一定很可爱。”

没想到,刘小美却沉下脸冷冷道:“你还是不要见的好,因为它们除了治病救人外,也会害人,你不想自己惨遭不测吧?”

叶菡僵住,勉强笑道:“有你在,我怕什么?”

“反正,你不要再打这些白蚁的主意了,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刘小美迈着僵硬的步伐,从叶菡的身边走了过去。

刘小美的身上有一股阴冷的气息让叶菡不寒而栗。她走远了,叶菡才站直了身体,一步步挪进了洗手间。

她看到了一地的蚂蚁。这些蚁身都干枯了,手指轻轻一捏,就碎掉了。然后叶菡打开了水龙头,试图把这些蚂蚁冲进下水道里。奇怪的是,这些蚂蚁一接触到水,便像粉末一样融化掉了。

叶菡找到了一只蚂蚁,捏成碎末,放在舌尖上试了试,瞬间整个口腔都麻了,一口血顺着她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第六篇:红衣护士

张暝不知为何一直高烧不退,没办法只能住院观察几天,老妈和老爸上班忙的几乎都是不着家的,所以都是她的闺蜜乐乐一直陪伴着她,要不是乐乐去她家找她玩也许张暝可能就会烧死在家里。

来到医院做完各项检查之后被安排到424病房,乐乐扶着病焉了的张暝进病房,门一打开就一股冷冷的寒气直扑向她们,穿短袖的她们直打哆嗦,站在门口的她们似乎很不情愿进去,“哎?愣着干什么?快进去,要准备打针了。”护士的一句很不耐烦的话才使她们开始挪动身体,乐乐小心翼翼的把她扶上病床,看着护士给她扎完针之后才叹了口气,坐在床边陪着张暝边挂吊瓶边聊天,看的出来张暝比前面好了一点,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似乎没察觉到病房的怪异,铛铛铛··

敲门声打破了两人愉快的聊天,“请进!”乐乐和张暝异口同声对着门说道!支~~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美丽而妖娆的护士,这个护士穿着非常妖艳,穿着红色的护士服,她这个护士服还是旗袍,腿上还穿着黑色的蕾丝,红色的高跟鞋,连头发也是红色的,还涂着红色的口红,看起来非常的迷人,两人看的目瞪口呆,“记住今晚无论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这个门,更不要开门。”说完就走了,两人看着迷人的护士走了之后才回过神来,“咦?她说的话好奇怪?今晚是不是有什么事?”

“也许吧!要不我们今晚看一下?怎么样?”“恩恩!好。”两个人在床上一直等天黑,叮铃铃·······手机定的闹铃响了,乐乐看了一下表,12点了,'张暝,起来了,快点。'“几点了?”“晚上12点。”“好黑啊,把灯开开去。”乐乐起身拿起依靠着手机的亮度摸索着病房里的开关,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两人穿好衣服,拿起自己觉得防身东西在病房等待着,两人坐在床上眼睛瞪大大的看着门,似乎在盼望什么一样,可是半天都没什么动静,她们决定出去看看,两人穿好鞋子偷偷摸摸的开着门,两人露出头看着漆黑的楼道,感觉很失望,因为什么也没看到,正准备回病房的时候突然楼道里的所有灯都亮了,她们远远的看到红衣护士站在楼道一动不动的,两人死死盯着那个护士。

突然,红衣护士头开始动了,她的头开始慢慢的离开了她的身体,红衣护士对着她两露出诡异而迷人的微笑,她两吓得动都不敢动,就这样看着红衣护士两个胳膊

两个腿也开始分解,两个胳膊慢慢的移动着,开始从第一个病房敲门,她两看着那个门开开了红衣护士的头进去之后又出来了,“啊~~~~~~~~~~~”她两终于反应过来了,吓得大叫着,立马回到病房之后,把门反锁着,然后使劲的按床边的铃,可是铃好像是个坏的,怎么按都不管用,没办法,两人坐在床上相互抱着紧紧的,静静的楼道里只有那个敲门声,然而敲门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时,铛铛铛····门响了,她们吓得抱着头大叫,“能不能安静点,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原来是隔壁病房的病人,楼道里又安静了,吓得不轻的两人终于熬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张暝因发烧严重,没多久去世了,她的爸爸妈妈在她旁边哭的死去活来的,乐乐还在424病房住院呢,因高烧不退···

以上就是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的详细介绍了,更多和最吓人的短篇鬼故事、恐怖哄睡小故事、睡前鬼故事哄女友睡觉的相关内容,可以查看黄鱼鱼故事网的其他文章。

PS:鬼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可不要当真了哈!

看完本文更多人选择看

01、甜甜的故事

02、女朋友睡前小故事甜甜的

03、睡前给老婆讲的故事甜

04、自述故事骗吃肯德基疯狂星期四

05、睡前爱情故事给女友的50字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黄鱼鱼故事
黄鱼鱼故事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