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鱼鱼故事黄鱼鱼故事  2022-11-20 10:04 黄鱼鱼故事大全网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本文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黄鱼鱼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很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讲,希望本文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能够帮助到大家!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一篇:校园灵异事件

这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它的确发生过。嘶——吸口气往下看吧。(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的知乎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

这一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睡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睛。她看了看表,2点了。

“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她仰着脸,突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的蚊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女友睡前故事暖心长一点

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渐渐地发现象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现出来,慢慢清晰起来,就象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

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询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有鬼,有鬼。”

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

“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啊!”大家都还是有点害怕。

“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

“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梦了。”

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上,这一晚,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以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吧?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但有谁相信呢,但教务处的一个主任,想了想,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事,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这么多人,那鬼还会出来吗?”不知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

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慢慢地,蚊帐往下沉,又来啦!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二篇:天花板上的女人

“哒哒哒”一阵阵滴水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婆,哪里发出来的声音啊!”黄一飞躺着床上听着滴滴答答的声音问着躺在身边的妻子许雅涵!

“嗯?”许雅涵从床上做起来打开了灯便靠在了床头上,疑惑的看着身边的黄一飞!

“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啊!”黄一飞眼睛都没有睁开说着话。

“那有什么声音,我先睡了!”许雅涵闭着眼睛停了一下发生没有声音便倒下就睡了,灯也没有关。

半夜的时候黄一飞做了一个噩梦,我发现我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发现天花板上面趴着一个女人在看着我,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睁开眼睛以后才知道是梦,擦了擦馒头的冷汗就准备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胳膊一直被摇晃着睁开眼睛看着左臂,发现老婆正在惊恐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黄一飞被老婆的眼神搞的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问道。

“老公你看!”许雅涵把头埋在黄一飞的臂腕处问着。

“什么啊。。”黄一飞顺着老婆的手指看去,突然不再说话了,因为他在天花板上面看到了一个女人,和梦中一模一样的女人。

“你,你是什么人!”黄一飞颤颤抖抖的问道。

“我死的好惨,我好累啊!”那个女人用一种刺破耳膜的声音说着。

“什么,又不是我们害死你的!”黄一飞听女人说完后说道。

“我要下去,我要下去,我要下去!”天花板上面的那个女人的样子越来越清晰,慢慢的紧贴着天花板漂浮在空中,下一刻她突然掉了下来,掉到了黄一飞和许雅涵两人的中间。

“啊!”许雅涵觉得身上猛地被砸了一下偷偷的伸出头看着,可是她看到的确实一个脸部扭曲的女人,那个女人微微笑的看着许雅涵,许雅涵害怕的双脚乱蹬。

“跑啊!”黄一飞看到了许雅涵的动作便拉着她跑了出去。

可是那个女鬼却在身后尖叫了一声就朝着两个人追去,在两个人还没跑出去之前堵住了门口的位置。

“给我回去!”女鬼的声音忽然变成了男人的声音,命令着黄一飞二人回去,等到两个人退到了房间里后一挥手便关上了门。

黄一飞疯了一般跑到床边想要打开窗户,可是却发现完全拉不开,绝望的跌坐在了地上痛苦起来。

女鬼看到黄一飞的样子便不再注意他,而是走到了许雅涵的身边咻咻咻咻的说道:“阴女之血正是我所需要的!”

女鬼说完就伸手抓着许雅涵的衣领飘到了天花板下面,只见她用那锋利的指甲对着许雅涵的脖子一下便见到血喷满了天花板,很快就被天花板给吸收,直至消失。

女鬼把许雅涵的尸体丢到了地上走到了黄一飞的身边,此时的黄一飞发疯般地靠在窗户下面胡言乱语着,女鬼轻蔑的笑了一下便夺走了他的生息,鲜血浸满了天花板。

女鬼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了地上慢慢的消失,从天花板的位置传了一阵呻吟:“啊,真舒服啊,好久没有换过人垫了!”如果此时有人可以看到的话,他们绝不会相信,天花板的上面不知道布满了多少的灵魂。

没过多久,这间房子卖了出去,搬进来了一对情侣,此时天花板中的女鬼咻咻的笑着:“又可以换垫了,终于不累了!”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三篇:黑夜听见猫的声音

最近,孙磊无意看到邻居家居然养了一只猫。他觉得奇怪,因为邻居家以前从没养过任何动物。

今天,他下晚班的时候看到邻居女主人带着一个抱着白色小猫的小男孩。

孙磊上前打招呼:“王姐,晚上好。”

王姐看上去很高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小孙啊,他是我前天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儿呀,快叫哥哥。”

小男孩缩着脑袋往王姐腿后退了一下,有点怕生。

“不好意思啊。”

“没事。”

随便聊了下,孙磊得知原来是小男孩很喜欢猫,这样就解开了他的好奇心。

可是,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隔壁传来猫的叫声。(哄男朋友的甜甜小故事)孙磊认为很正常,一觉睡到天亮。

正要起床的时候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等穿好衣服后再开门。哪知是穿着警服的两名警察?

其中一个瘦瘦的上前就搭上他的肩膀:“请跟我们走一趟。”

孙磊不知所云:“警官,我犯什么错了?”

另一名解释:“昨天有人看到你和你邻居接触,今早有人就发现你邻居和小男孩死在家里,并经过我们查证是被人勒断脖子谋杀致死的。从昨天到今天,你邻居他们唯一接触的人只有你一个人,你这就有了嫌疑。”

而孙磊惊讶的睁大双眼,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警官,我可没有做过。”

事实摆在眼前,孙磊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无意瞟到从楼梯口飞奔下来的邻居家的那只白猫。

而白猫还瞪着圆鼓鼓的眼睛叫出声。

本要张嘴说些什么,却已经上了警车进局里被东审西问的。

问到后面,孙磊再三强调白猫的事情。这些警察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就这样,没有证人他必须待在拘留所七天。今天,警察们也找不到了任何线索,除了那只白猫。

黑夜降临,孙磊的心情糟糕透顶。就在这时,从耳边传来猫尖锐的叫声:“喵……”

他猛的起身,跑上去把耳朵贴在门边。

“有鬼呀——”

此时,孙磊不知道厅里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厅里没有了任何声音。

突然,耳边的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孙磊赶紧打开门,接下来,他看到这里的警察东倒西歪的纷纷睁大快暴露出来的白眼珠横死了。

“妈呀!”孙磊大叫一声,正要跑。

这时,有个影子从地里飘到他背后,一把用尖爪爪破了孙磊的脖子,顿时鲜血喷了出来。

深夜时分,一只白猫蹲在下一户住所的门前瞪着黑夜:“喵——————”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四篇:校园怪谈之血手印

[1]

文海跳楼自杀的消息传出来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仿佛所有怀疑的目光都指向了我。

文海和我是“商业设计”专业里成绩最好的两个学生,而且都想毕业留校。按照往年的惯例,毕业留校的只有一位,所以我们两人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暗地里却是常常较着劲。

文海死了,在某种角度上对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我怕弄巧成拙,影响自己在系里建立的良好形象,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所以,在人工湖边举行悼念仪式时,我很早就到了,忙前忙后地准备着,有一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果然,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随即又释然了,又不是我干的,犯得着心虚吗?这样想着,腰板也挺直了些。

遗照是从文海去年到德国柏林旅游时拍的照片里选出来的,一脸的意气风发,可是无论多么青春飞扬,一旦成了黑白,也只能是祭奠而已。

这样想着,心里忽然有些潸然,眼睛也涩涩的。

这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很小,像一阵风,“文海会派人来找你的。”说话的是胜乔。

胜乔平时在班里很沉默,几乎没有朋友,唯一谈得来的就是守业,但也只是聊聊天而已,不像别的死党那样整天腻在一起。胜乔推崇欧洲艺术,对欧洲艺术史很在行,平时也喜欢画一些宗教画,例如耶稣受洗,最后的晚餐等等。胜乔平时就有些神经兮兮的,所以说出莫名其妙的话来也是正常的。这样想,心里便释然了。

[2]

虽然心情不好,但工作总是要做的。最近那家公司催得紧,要我们做一个FLASH的动画广告。这是我们“动漫社”接到的第一个外单,是宣传我们“零点动漫社”的好机会。

守业已经没日没夜地带领社员罗列和蓝纱在赶工了,希望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可是,蓝纱毕竟不是学艺术的,电脑设计的底子薄,效果一直做不出来,配色也做得很差,另外一个有点工作激情的罗列又是学文的,对动画没有什么感觉,纯粹喜欢,这让我和守业很着急。

这天去找罗列,发现守业也在,说是带来一张光盘,里面是他历来制作的作品,在教罗列。还说会找时间也单独培训一下蓝纱。

我很佩服守业的敬业。心里也塌实了些。还对他说,如果去女生宿舍不方便的话就叫她来我们宿舍好了。

守业答应了。

晚上睡前,守业叫我把他那个准备作为培训资料的光盘浏览一下,看看应把什么作品作为重点案例。一直忙到了凌晨两点多才睡,脑袋沾枕头就进入梦乡了。然而在梦里却见到了让我惊惧的一幕:当时的我正经过宿舍楼,忽然看见文海像装满东西的麻袋一样从楼顶重重地摔下来,掉在我的跟前,脑袋摔扁了,嘴里汩汩地淌着血,却还睁着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我吓得两腿发软,正要转身跑开,他却忽然捉住我的裤管,带着哭腔说:“邹杰,你会有报应的。你的头很快就会像我这样,如同西瓜一样爆开……”

我“啊”地一声坐起来,发现自己是在做梦。天刚朦朦亮,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五篇:狐

寒风中,一艘游轮斩浪前行,这是重庆——武汉的三峡游轮,冬季里乘客寥寥。

晚餐时,宽大的餐厅里不过开了四五张台。所以,这四个女人格外惹眼。她们喝最好的酒,点最贵的菜,出手大方,赏给服务员最大面额的钞票。她们衣着光鲜,修饰精致,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下,身上衣饰都在数万元以上。

四人中,最出众的莫过与曼玲,尤其是她披在身上的毛皮大衣,毛绒细柔丰厚,色泽艳丽,皮板轻薄,绝对是裘皮中的极品。

“古人有一品玄狐,二品貂,三品穿狐貉之说。玄狐就是银狐,又因银毛有多有少,在毛皮市场上被分成全银,四分之三银,半银和四分之一银等四种类型。像我这种完全纯白的白狐皮,为数更少,它们只生产在加拿大北部,银狐与赤狐的比例是由1:20。”曼玲摆出一付专业面孔,向姐妹们炫耀身上的裘皮大衣,她几乎背下了当初售货员给她做推销的全部台词。(睡前小故事甜简短

一群女人的夸张惊叹声,引起了坐在角落上一个年轻男子的注意。其实,她们一个个的喳喳呼呼,目的也就是想引起男人的注意。

这四个女人都是有钱人家的阔太太,春节前,丈夫们都在为生意上的事忙的不可开交,她们厌倦了独守空房,也厌倦了一成不变的麻将台,添置了新裘皮的曼玲便提出了到游轮上看长江雪景,搓万里麻将的建议。

那个男子很沉默,有一种很特殊的帅气。他形象有些欧化,五官轮廓清晰,身材挺拔,皮肤洁白,曼玲怀疑他是个混血儿。虽然这男子衣着干净整洁,但绝不是什么名牌货。

男子注意到她们,似乎不是因为对他们感兴趣,而是有些厌恶,他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挥手叫服务生卖单,然后起身往外走。

当他走过女人身旁时,曼玲叫住了他:“帅哥,我们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曼玲回到自己房间,空调打到了二十七度,她脱下银狐裘皮大衣,细心挂进衣柜里,再换上一件吊带丝绸睡衣,虽然年近四十,但她的皮肤依然保养得如婴儿般柔润,虽然身材略微有些发胖,但更增添了成熟女人的性感魅力。

曼玲对自己今晚的胜出有必胜信心。(给对象超甜的故事1000字

十分钟前,四个女人各自将自己的房间号码写在一张纸条上,交给了那男子,房号后还附有一串数字,是给小伙子的陪床的酬金数额。

有人敲门,也许曼玲写的酬金数额不是四人中最高的,但曼玲的确胜出了。

男人走进房间时,窗外雪花飘起。那是长江流域冬天第一场大雪,空气瞬间冻结,雪花依然四处飞扬在江面上,视线完全被雪花所模糊,航行能见度为零,游轮在一个小城码头悄悄靠岸。

第二天早上,雪停了。(睡前故事甜炸)而快到十点,还不见曼玲出门,打电话也不接,三个女伴有些不耐烦,决定去棒打鸳鸯。

门没锁。房间里只有曼玲独自躺在床上,奇怪的是,她没盖被子,身上整齐的穿着银狐裘皮大衣,脸上神态安详,像是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脚,她的脚……”一个女人声音颤抖的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曼玲裸露在裘皮大衣下摆的一双小腿,变成了血红色。

她们鼓足勇气过去呼叫曼玲,这才发现,女人早已身体僵硬,停止呼吸。

三人发出了尖叫声。

乘警带着保安,解开曼玲身上的裘皮大衣,衣服依然毛皮光鲜,床单也干干净净,但曼玲脖子以下的皮肤全没了,不知是被用什么手段剥走了皮肤最表层,剥皮手法完美无暇,身体全部器官呈透明状态,每一根经络、血脉都清晰可见,居然没流一滴鲜血。

“看,那是什么?”门外走廊上,一个保安惊叫道。

顺着游船栏杆往下看,一串脚印往北边的山下延伸。

不,不是脚印,不是人类的脚印,是某种动物印梅花状爪印,在雪地上,由近及远,由清晰到模糊。

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第六篇:灵师

清晨,天色微明,我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其他人还没来,教室里昏暗、死静一排排空座椅正静静的等待各自的主人。我想开灯,蓦然间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还好吗?”那声音比这间教室还要阴森。

我打了一个冷颤转身去看,讲台后面坐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看不清她的脸,微微晨光透过窗子映出她纤瘦的轮廓,她低着头,凝视着我感觉好像在微笑。从那瘦弱身影,我认出那是我的老师,只是她有些衣衫不整,憔悴不堪。(情侣高甜故事长篇)我松了一口气,靠近她想和她说话,可看清她的脸后我被吓得目瞪口呆,竟僵住了。她的脸上有四道伤痕,阴暗之下血肉模糊,衣襟也都沾满了血迹,因为光线不足看上去是黑黑厚厚的一片,像是挂了一层泥渍。

“您……您……你怎么了?赶快去医院吧!”我觉得毛骨悚然,她这么早出现在教室而且满脸伤痕,真是诡异至极。

“不必了,已经止血了。”她平静的回答,脸上竟有几分莫名的喜悦。

“你是怎么受伤的,遇到坏人了吗?”

“嗯……可以这么说。”

“要不要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我关切地问。

“不用了……谢谢……”她拒绝道。说话时她语气竟然带有几分娇媚,这又是让我全身发麻。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受伤吗。”她自言自语的讲述起来,“从头说起吧,那时我和你差不多大……”

在薛丽十七岁的时候,班里新来了一个女同学。那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孩,有着富裕的家庭背景而且平易近人,深得同学们的好感。最重要的是她的美丽,她是一个混血儿,有着一头淡黄色的卷发和蔚蓝的眼睛,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芭比娃娃。

后来,她被无数的男同学追捧甚至不少女孩也对她出奇的顺从,薛丽的男朋友也开始反常起来,他一看见那个女孩就会被吸引,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只要看见她,他的眼睛就不会从她身上移开。渐渐的,他开始疏远薛丽。薛丽伤心欲绝,甚至想过去死,她觉得男友被这样抢走是耻辱,对方根本还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就轻松抢走了他。她祈求过,努力过,可是根本没用。

后来她渐渐发现,迷恋那女孩的人脖子上都有两个圆形的印记,像是什么东西的咬痕。

我伸手摸了摸后颈上的两个痕迹,额头冒出了冷汗。我冷笑一声说:“老师,年轻人……亲热的时候留下吻痕不足为奇吧……”

“吻痕会咬破肌肤吗?”

“也许太过激烈了。——等等,这和你的伤有关系吗?”我似乎明白了,她这么早出现也许就是为了教育我。她一向不喜欢我为这些事耽误学习。

“你不觉得,班上新来的同学玛丽和我说的人很像吗?”她幽幽地问。这个老女人要教训人弯子绕的也未免太大了。我揶揄地笑,“你的意思是说……玛丽和你当年的同学一样拥有某种魔力,我们应该离她远点或者不要太近对吗。“。

“不,听我说……”

后来薛丽的学校开始流行一种怪病,患上这种病的人都会变成植物人,身体上又不会看出有任何毛病,医生也查不出原因。(给对象超甜的长故事

薛丽知道,这绝对和齿痕有关,她来到男朋友的宿舍想提醒他,却看见他像是一个木头一样呆坐在窗前,已经晚了,他也患上了那种病。为了不让男友那么痛苦的活着,薛丽偷偷给他喂下了毒药,结束了他的生命。接着,她开始翻阅书籍资料寻找怪病的根源。她发现有一种诅咒的特征和这些人的病非常相似。

被吸血鬼咬过的人会变成吸血鬼的奴仆,像畜生一样为主人提供鲜血,当血中的灵魂被吸光的时候,他们的血就成了仅供维持生命的燃料,而失去生命的本质。那时,人就会变成傀儡,如果主人不去操控,跟一具活着的尸体没有区别。

以上就是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更多和给女孩子讲的鬼故事、校园宿舍鬼故事短篇、适合给男朋友讲的恐怖故事的相关内容,可以看看黄鱼鱼故事网的其他文章。

PS:鬼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可不要当真了哈!

看完本文更多人选择看

01、甜甜的故事

02、搞笑故事长篇600字

03、情侣睡前故事高甜

04、关于爱情的睡前小故事

05、爆甜小故事简短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黄鱼鱼故事
黄鱼鱼故事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