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鱼鱼故事黄鱼鱼故事  2022-11-20 10:01 黄鱼鱼故事大全网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本文内容日本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黄鱼鱼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很喜欢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日本鬼故事大全,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日本鬼故事大全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断头桥

(第一人称)

我叫钟小武,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子不大,却有一座小桥令我难忘。

当时我也就6、7岁吧,血气方刚,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

只记得当地有个流言,不管男女老少随身都需要带一个护身符,而且不要随便走村边的那座桥。(超甜的睡前小故事哄女朋友)不然会被桥上的鬼杀掉。

当时的我才不信咧,扔下姥姥给我的护身符就约好伙伴们一块去看看这座闹鬼的桥。

结果一路上伙伴们找各种理由跑掉了,留下我一个人来到这座桥。

桥边上有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断头桥"

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名字真是不吉利哟。

"咳咳,孩子你来这里干嘛阿"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桥上传来。

我一看,是一个钓鱼的老翁,便交代了我为什么来这里的原由。

"呵呵,小子,你看爷爷给你掉一条鱼儿"说罢拉起鱼竿,可是吊上来的不是鱼儿,是一颗人头!是前几天在上游自杀的王妈的头!

我当时吓坏了,想跑却双脚无力,一下子瘫倒在桥上。

再回头看,老翁竟然把自己的头拧了下来安上了王妈的头,身材也马上变成王妈模样。

"阿!不要过来阿!"我扯破嗓子喊道,王妈,欧不,是鬼快速的朝我飘来。

"多好看的小脑袋阿,给王妈收藏怎么样哩?"鬼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还用舌头舔了舔口水。

这个鬼用锋利的指甲掐着我的脖子,我狠后悔没有带上护身符,想着我就这么完了非常不甘心阿。

突然,我的衬衫发起一阵柔和的光芒,原来姥姥早料到我不听话悄悄的把护身符绣到了衬衫的夹层里。

我当时已经被掐的半晕过去,模模糊糊看见光芒后就晕了过去。

后来我昏了5天发烧了3天才算康复,我父母处于安全考虑带着我搬离了故乡。

如今,那个细心的姥姥最近去世了,我和父母也要回乡做最后的告别,我极不情愿,还是翻出了小时候的那张保命护身符回去了。

一踏入故乡我的耳边就无时无刻回荡起那个鬼的话"多好看的小脑袋阿"

后来我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我最不想去的地方_断头桥!

我知道想回去已经晚了,只好捏着护身符朝桥上看去,看见一个小姑娘坐在桥上摆着一个小摊。

"姑娘你不怕这座桥的鬼吗?"

"不怕,我有一大堆护身符,你要不要买一个?"

"那你知道关于这个鬼的事吗?"

"当然知道"小姑娘装作神秘的样子故意停顿了一下"很久一起这桥还是连接外地的唯一通道,经常有一个大爷热心的给路人指路,路人也会给一点小费给大爷,结果后来有一天大爷遇上了匪徒,抢了钱还剁下了他的脑袋,从此那个大爷阴魂不散,有人路过就想办法砍了他的头安在自己身上。后来只能修其它的了。"

我当时也听呆了,突然那个姑娘夺过我手里的护身符并且将它撕碎了,我明白了,我上当了。

"呵呵,让我看看小脑袋还认识我么?哈哈哈,你这次跑不掉了!"

我两脚发软坐在地上,痴痴的望着那个鬼将爪子伸向我的脖子。

(从现在开始人称转为地三人称)

只见鬼用细长的指甲快速一划,钟小武的脑袋便掉了下来叽哩咕噜滚了几圈。鬼小心翼翼的捡起脑袋,丝毫不顾旁边血液喷涌的身体,淡定的把原来的脑袋拧下来安上了钟小武的头。

几个月后,一个路人迷路路过这座桥,看见一个城里模样的人趴在桥上看风景,便上前问路。

钟小武机械般的转过头,冰冷如死人的口气说:"这里是断头桥,你的头真好看,给我咋样哩?"

作者的话:读者朋友们,这里的名字是瞎编的,如果与你的名字雷同请不要介意,我在这里说一下,我是可爱的女孩子哦,希望大家支持

日本鬼故事大全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不要忘记处死实验兔

在十多年的寒窗苦读以后,小梅成了一个医学生,虽然是被迫的。

医学生是什么概念?举个例子吧。

刚开学的时候,小梅挺合群地跟着宿舍的女生一起去餐厅吃饭,一路上还很有礼貌地向面熟的学姐学长问了好,心情不可谓是不愉悦。正在这时,隔壁桌子上突然跑来一女神,声音不小地开了嗓门。

“还吃饭呢,吃什么吃!实验室里刚刚运来了一具新鲜的尸体,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话音还未落下,桌子上的学姐们就放弃了午餐,踩着高跟鞋就往实验室里冲了。余下她们这群惊呆了的学妹,恨不得回高三重新报志愿。

这只是个小插曲,用来告诉你医学院的学生有多么疯狂罢了。

作为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医学生,小梅最抵触的就是实验课了。比手掌还大的牛蛙,红眼睛的兔子,大老鼠小老鼠应有尽有。这节课让你剥皮抽神经,那节课就开始扒拉膀胱心脏什么的,血淋淋的简直恶心透了。

好在是小组实验,每个人只要负责一个步骤就可以了。作为连开口都懒得动嘴的人,小梅理所当然地被分到了最后一步,也就是实验动物的处死。

不是没有同学谴责过这一不合理的分配,毕竟让女生来做这么恐怖的事情确实有些牵强。然而小梅不在乎啊,因为对于她来说,实验中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很恐怖的,处死反而没什么技术含量,找个男生撒撒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算不了什么。

可男生也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于是还没从麻醉中醒过来的兔子就被直接送进了垃圾桶……

知情者小梅心安理得,她觉得不过一只兔子而已,搁不住为它翻来覆去地费神,麻烦!

可小梅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变成那条被开膛破肚的兔子啊!

黑色狭窄的空间里,小梅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宿舍柔软的床铺上,浓厚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怀疑自己是来到了凶杀案现场,急忙开口呼救。

然而明明喊得是救命,怎么听到的确实奇怪的动物叫声?这是怎么回事!

小梅惊慌失措地想要逃跑,这才发现自己的胳膊上覆满白毛,再往下打量后,终于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还是受伤的兔子!

痛觉神经慢慢恢复。

小梅龇牙咧嘴地尖叫着,想用爪子去摸摸受伤的位置,却发现爪子居然被塑料绳子缠着,根本无法动弹。

到底是谁这么缺德!虐待动物不算,居然还用绳子将动物拴起来,真是丧尽天良!

不过那绳子的绑法和颜色怎么那么眼熟,就好像是实验室里……

不对,这就是实验室里的兔子,从腹部剪开,给膀胱插管!

可是我怎么会变成兔子?小梅惊恐地蹬着后腿,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所在地,实验室拐角的垃圾桶。

红红的眼睛里溢满泪水,她甚至能感觉到肚子里的肠子,随着自己的动作从伤口漏了下来。可是她还没有死,就不得不忍受着如此残忍的折磨。

失去了止血夹的控制,本来就不怎么强壮的血管在绳子的反复厮磨下变得伤痕累累。然而惊恐至极的小梅哪里顾得上那些,只是徒劳地挣扎着,在她终于用牙齿弄断了前肢的绳子以后,血管也跟着断开,温热的鲜血随着动作迅猛流下,终于带走了她最后一丝温度……

鬼的世界里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却会带着生前最后的记忆,对于小梅来说,就是漫无边际的疼痛和失血带来的惶恐。

周围的鬼兔子都是一副懵懂的样子,由于死的时候麻醉效果还没过,所以它们感觉不到疼痛,更不知道自己早就死去,只是习惯性地进入关兔子的笼子里,拿红红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靠近的人,在角落里啃着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萝卜。

可是小梅并不是兔子啊,怎么可能甘心呆在这里?然而她也没有离开的办法,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看着自己垃圾桶里残破的身体,默默流泪。

日本鬼故事大全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三篇:电视上的雪花点

蓝溪和蓝可是亲姐妹,由于家里的搬迁,她们来到距离城市较近的普通房屋里,这个地方空气比较新鲜,一点都不比以前在农村的空气质量差,对于搬迁到这里,两姐妹都感觉到满意。

向外走去,门口有一个花坛,每天经过这里都溢出浓密的香味,如梦如幻的般的香气让两姐妹有点陶醉在其中,工作劳累时可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呼吸些新鲜的空气,亦或者是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将自己一天的艰辛挥洒而去。

夜,更加寂静了,蓝溪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中拿着薯片,盯着电视机一动不动,而蓝可在厨房里面不停的忙碌着,一会洗洗番茄,一会切切土豆,将它们做成土豆丝,做菜是她的拿手好戏,她不像姐姐蓝溪一样,在外面有稳定的工作,在一所大医院里当开刀做手术的主治医师,月薪上万,而自己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销售员而已。

蓝溪与蓝可目前还没有结婚,是因为她们的父亲不久前去世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而她们的母亲在国外没有回来,她们一直住在村子里, 前不久父亲刚刚去世,留下一大笔保险金,才让姐妹俩有钱在城郊买了一个房子,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到她回来就结婚,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疯狂星期四句子

前不久母亲打电话回来,说不久自己就会回来,蓝溪姐妹听到母亲说要回来,开心极了。

就在妹妹蓝可正在专心的切菜时,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尖叫“啊。”蓝可一下子惊呆住了,切伤了自己的手指。血花溅落在地上,这是姐姐蓝溪的声音。

蓝可走了过去,看到电视屏幕已经变黑,而自己的姐姐蓝溪全身颤抖的坐在沙发上,食指放在嘴巴里,不停的哆嗦。

“姐姐,你怎么了?”

蓝溪看见蓝可过来了,急忙紧紧的抓住了蓝可的胳膊,不停的抖动着,食指指着电视机,惊恐的说道:

“妹妹,妹妹,你看电视。”

蓝可愣住了,看着电视,揉了揉眼睛,电视就在哪里,没有任何反应。

“姐,电视没事啊。”

“不,不,电视里有人,有人。”

蓝溪惊恐的指向电视,全身上下不停的颤抖,仿佛看到从地狱里面跑出的魔鬼一般。

蓝可打开了电视旁边的日光灯,猛然之间,整个房间亮通通的,被灯光照满,而日光灯下的电视,黑漆漆一片,如同一座黑洞一样,仿佛将她们吞噬掉。

“电视里,有人,有人。”

蓝溪依旧惊恐的叫着,身体埋在蓝可怀中,全身上下颤抖不止,蓝可轻轻的安抚姐姐,轻轻的说道:

“姐姐,电视里哪有人啊,肯定是你最近恐怖片看多了,产生的幻觉而已。”

“不,真的有人,不是幻觉,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人。”

蓝溪惊恐的叫喊的,拼命的摇动着蓝可的身体,不停的抖动身体。

“姐姐,你抬头看一下,电视里面哪有人啊,姐姐。”

蓝可轻轻的安慰着姐姐,轻轻的拍打着蓝溪的肩膀。

蓝溪慢慢的将头抬了起来,脸上挂满了汗水,就像高烧的病人一样,全身上下因为害怕而抖动不已。

“姐姐,你看看电视里面那有人啊。”

蓝可再次安慰姐姐,蓝溪慢慢的抬起了头,目光呆滞着向着电视机望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是她的身体依旧颤抖着。(给对象讲的睡前甜甜故事

“姐姐,你怎么了?不会是刚刚看电视时,出现幻觉了吗?” 蓝可轻轻的摇晃后者的身体,试图安慰她这个平时看起来胆子小的姐姐蓝溪。

“不,不是幻觉,刚刚我看完电视剧,就去关掉电视,关掉电视后,突然之间,电视的屏幕上出现白色的雪花点,然后出现了一个人,穿着一身雪白色连衣裙,脸上全身鲜血,正站在电视里对着我笑。”

蓝溪的身体依旧颤抖,目光再次惊恐起来,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副场景,再次将头埋在妹妹蓝可的怀中

日本鬼故事大全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四篇:消失的病房

予涵和爷爷是非常贫穷的爷孙俩,突然有一天他的爷爷病了。

没有钱让他的爷爷去看病,予涵没有办法,最后把破旧的房子卖了一些钱,带着爷爷去了大大小小的医院,爷爷一天天的衰弱下去,予涵手上的钱也所剩无几,连住院的钱也没有了。

他们被医院赶了出去,予涵突然想起上个月刚刚废弃的医院,带着爷爷去了那里。

这一路上,天渐渐阴了,不久,到了那家医院。

那里还有一个扫地的老大爷,他在那里悠闲地扫地,他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脸。

大爷冷冷的说:“进来吧。”

予涵带着爷爷跨进医院的时候突然感觉轻松了不少,爷爷却晕了过去,予涵急忙把他抱进一间病房,里面很干净,把爷爷放在床上,爷爷突然睁开了眼睛,诡异的笑了笑,说“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累了。”

予涵听后就退了出去。

他看了一眼病房是99号,予涵想这间医院病房真多啊。无聊想找扫地大爷说话,但发现那位大爷不在。

突然感觉饿了,就拿出仅剩的钱出去买吃的了。

当然,他没有发现哪位刚刚消失的扫地大爷,在他后面冷冷地看着身后与予涵和他的爷爷几乎一模一样的尸体奸笑。

予涵拿着饭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看到99号病房是密封着的上面还贴着爷爷的照片,使劲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他无助地左看右看时,看到了旁边100号病房有人。

走过去看到里面的人是爷爷,打开门进去了。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予涵看到爷爷不见了,门上出现了予涵的照片,地平线淹没了太阳,这里的医院变成了一片墓地,扫地的大爷冷冷地笑这说:“这下安静了。”

说完钻进了1号墓碑里。从此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里,太阳也没有再升上来,只剩下几棵枯萎的树和一片死寂的黑暗......

日本鬼故事大全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五篇:后面有东西

有时我真觉得人活着不是件容易事。每天都得逼着自己相信原本不相信的事。我以前自认是个忠实的无神论者,可我终于还是放弃了,直到……

那是去年的事了,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大四。大四实在是个令人不安分的时段,人人都趁着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寻欢作乐,没做过的事都去赶回趟。象牙塔外的过客或许会惊诧于这里的不知所谓,塔内的居者个个都似失乐园里的公民,人人唱着“时光一去兮不再来”的歌谣,循着亚当夏娃的天堂之旅醉生梦死,禁果未及尝,欢乐终不止。

和我的这群同学相比,我想我的确有点卓尔不群。我想我的学生时代并不会轻易结束,我有我自己的梦想。而我寝室里的非我族类们还是天天晚上在不大的寝室内歌舞升平。我实在忍受不了,找了个其他学院的朋友一合计,在校外的一个居民小区里借间小房间,所幸租金也不是很贵的样子。房东却似乎急着想把屋子借出去,并没有多计较租金的多少。

我觉得很满意,可我的这位室友却不然:“瞧这烂地段,给这个价也亏不了他了。”

想来也对,我的学校本来就是在城乡结合部的,再往下去就是一大片荒地,再走十几公里才能到郊区的市镇。学校附近散落着寥寥几个小型的居民区,居民人数也并不很多。白天尚且人已不多,到了晚上更是鲜见行人。再说说我们的小房间,我们的这桩楼是这个居民区最边上的一幢了,从窗口望出去便是一大片树林,往下就是一大片的荒地。我们的房间十几平米见方,不是很大,但对我来说是足够了。加之合住的人又是天天实习上班,要到半夜甚至凌晨才回来,在房间独享清净的就是我了。

入住的头一个月很是风平浪静,我也乐得个一个人的清净,学习效率特别高,我感到梦想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所以我常常是到了深夜仍是苦读。

房东隔不了多久就来看看,东看看西看看,满脸堆着笑问我们还住的惯吗。那笑很让我不适,总觉得他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是来看看我们出事了没。每次来都是一会便走,别的也不说什么,我们也就没怎么在意。

可在我们住进来的第二个月的第三天,怪事发生了。

那时正是晚上十一点的样子。外面天凉,那晚的风也邪乎,较往时的大得多,老把窗子吹得“旁旁”响。我放下书站起了身,走去关上了窗子。就在我闭紧窗子的一刹那,天花板上的灯忽得闪了一下,然后便不住地晃了起来。我也没在意,以为是风吹的。(睡前给女朋友讲故事暖心的)我搬过椅子,站在上面,举起手扶了扶那灯。灯是不晃了,可亮度却降了下来,就象是k房里的灯被客人调过了般。灯光一下子变得幽幽的,和窗外的漆黑一片倒是衔接的很好。

我也不关这么多了,我关心的是我今天的任务尚未完成。既然亮度还能让我接受,也便作罢。我搬回椅子,继续做我的习题。

突然,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后轻轻地敲了一下。(kfc疯狂星期四玩笑梗)我转过头,所见的只是身后的昏暗,许是小虫吧,我想。我又继续做我的题。

过不多久,又是一下。不同的是这次重了些,我能清晰地感到碰击发出的声响。我咒骂着那该死的虫,仍做我的题。

我以为虫碰了几次壁后,该知趣飞去了。但是马上,我的后脑又挨了下敲。我急转过头,仍是昏暗,别无他物。我停下了笔,静静地听着房中的声响。我隐约能听见木头“嘎吱嘎吱”作响,但却无源可循。

也许是太累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缓缓的开了,紧接着是“嚓”地一声。我吓了一大跳,等定下神来一看,哦,原来是我的室友,手里拿着一部崭新的柯达相机,“哈哈,就知道你还没睡。我借了个相机,今儿个先给你拍一张,明天我们哥俩好好照两张。”

我长吁了口气,“你啊!!吓我一大跳,总没个正经。(哄女生睡觉的睡前鬼故事)”

日本鬼故事大全第六篇:替身新娘

序曲

闹洞房的人们已离去,屋里只剩下一男一女。

“老婆,咱们该睡了。”男的说。

“老婆?”女的咀嚼着。

男的嘿嘿笑道:“从今天开始你真的是我‘老婆’了。”

女的也笑了:“生前我没能如愿,死后却……”

“你在开玩笑吗?什么生前死后,多不吉利。”

女的声音忽然一变,像是尖利之物划过玻璃,尖锐刺耳:“秦明华,我没有开玩笑,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吧!”

灯管和一堆灯光开始闪烁,一明一暗,一明一暗,温馨喜庆的气氛变了。

秦明华的脸因恐惧而扭曲,指着女的,说:“你不是杨情,你到底是谁?”

窗户“砰”的一声打开,冷风猛的灌了进来,女人的声音混合在风中:“我是李立敏,你娶的人本来是我……是我……”

秦明华

他以实习大学生的身份进入这家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公司不怎样,但他只是刚步入社会的学生,不懂也不会,能有工作就很满意了。

日复一日,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他的生活有了亮点。

一阵香风从他身旁拂过,他不经意地抬起头,与女人的眸子相对。就在这一瞬间,他被吸引了。

“等等!”

女人快要走过去时,他开口了。

“你叫什么?”

女人轻蹙眉头,似乎有些不快,但还是回答:“李立敏。”

李立敏

这家公司不好也不坏,不会轻易倒闭,也不会轻易繁荣,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不多。

她是一个女人,工资能养活自己就够了。

此时被一个年轻男人叫住,并很直白问她叫什么,她出于礼貌回答了他。

然后,这个年轻男人开始追求她,这跟她预料的一样。

妻子

忙忙碌碌了一天,下班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她便下楼买馒头买菜。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洗衣做饭这些家务一直由她操持,她没有丝毫怨言,作为妻子应该如是。

当他看到丈夫和儿子,身体的疲累全不见了,被家的温暖所填充。

刀剁菜,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她的思绪随着节奏回到了那天。事后她后悔,明明都下班了,为什么非去找老板?如果不找老板她就不会看到那件事,不看到那件事就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甜甜的爱情小故事

事发当晚老板打来电话:“你是公司的老人了,这些年来一直任劳任怨,很是踏实,我决定升任……”

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交易,她接受了。

儿子该娶媳妇了,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她的年龄不再适合跳槽。她是一个妻子,要自己的小家考虑。

老板

半年前他召了一个女秘书,文文静静,戴一副眼镜,屁股脸蛋一般,但有时特别吸引人,他说不清这是为何,可能这就是气质吧。

她叫李立敏。

近水楼台先得月,偏偏事与愿违,暗地追了半年没追上,他打算就此放手,反正他有老婆了,追得上那是锦上添花。(给对象超级甜的故事

新来没多久的那个小子居然看上了她,并且开始追求。他冷笑,像看电视剧一样看着。

然而,最终的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那种笨拙的追求方式居然打动了她,他们的关系飞速猛进,已经准备订婚了。

以上就是日本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更多和日本鬼故事大全、哄小孩子睡觉的恐怖故事、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恐怖的相关内容,可以看看黄鱼鱼故事网的其他文章。

PS:鬼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可不要当真了哈!

看完本文更多人选择看

01、情侣睡前故事

02、给女朋友说的睡前故事

03、有哪些甜甜的睡前故事

04、睡前给女朋友的甜蜜故事

05、温馨甜蜜的小故事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黄鱼鱼故事
黄鱼鱼故事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链接 私密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